所谓专车服务

2020-02-01 14:39

快的打车公共事务高级总监叶耘表示,快的打车、滴滴打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加快司机和乘客的信息匹配速度,但这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出租车运能的问题。为此,快的打车和滴滴打车都尝试上线了专车业务,可以从运能上缓解出行压力,同时为消费者提供多样化、差异化的服务。(两会人大报道组 记者 王选辉 张鑫 李文姬)

昨天,杨传堂再次接受了记者们的采访。他表示,如果“专车”不管控,将来所有经营者也会有自己的意见。杨传堂称,现在采用的这些方法,是采用找到最大公约数来提升理解,这是市场管理,而并非是政府决定管控的。

今年2月14日,伴随着移动互联网而兴起的滴滴打车与快的打车联合发布声明,正式宣布实现战略合并。

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近日表示,专车由于是新生事物,现行法律、法规中并没有关于专车的相关规定,这是专车成为焦点的原因之一。

“专车也好,我们的政策是鼓励创新,规范管理。”针对公众关注的专车问题,3月5日,杨传堂称,目前为止各有关省市都采取了相应的措施,收到一定效果。

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将集中打击各类“黑出租车”,并有针对性重点检查利用叫车软件非法运营的黑出租车、克隆出租车等三类严重扰乱出租汽车运营秩序的行为。按照对非法运营的处罚,查扣车辆属于“黑车”的最高罚款2万元。

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队长、新闻发言人梁建伟表示,近来,一些私家小轿车或社会车辆借助网络平台和手机软件约租从事非法运营行为非常突出。

“垄断问题已经存在多年,但一直没有合适的解决办法。虽然目前在业务层面专车与出租车并没有直接竞争的关系,政府应该引入更多互联网方式来对传统出租车行业进行改革。”蔡继明说。

今年年初,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开始严查机场、火车站和繁华商圈利用互联网和手机软件从事“非法运营”的车辆。

这种行为属于未取得运营资格擅自从事非法运营,严重影响了出租汽车的正常运营秩序。

值得一提的是,全国人大代表、腾讯公司ceo马化腾也提到,应当加快移动互联网在民生领域的普及和应用,把“人与公共服务”通过数字化的方式全面连接起来,这种“智慧民生”可以提高生活便捷度,降低社会成本,而且为互联网创业提供更多机会。

比如北京市交通委表示,从事汽车租赁经营必须依法登记注册并按规定申报备案,严禁把私家车辆或者其他非租赁车辆用于汽车租赁经营。

比如,今年1月8日,广州市交通委称,所谓“专车”服务,实质上提供的就是《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规定》中明确定义的“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而目前各“专车”所使用的车辆、司机均不具备合法的客运营运资格,涉嫌非法营运。

在规范“专车”服务的同时,部分城市也针对非法运营进行了检查和处罚。如果被查发现非法营运,罚金均在1万元左右,最高可达到10万元。

不仅扬州,《法制晚报》记者梳理发现,截至目前,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沈阳、杭州等十余个城市先后出台了规范“专车”服务的意见。

对于公众关心的“私家车能不能进入专车”,他表示,永远不允许,这是为了大家的安全。

多数城市在对“专车”表态中,强调了私家车不得进行非法营运的原则。

对打车软件和“专车”服务这种新模式,杨传堂表示,我们的基本态度是,坚持“以人为本、鼓励创新、趋利避害、规范管理”的原则,既要鼓励移动互联网与运输行业的融合创新,满足人们出行的高品质、多样化的需求,也要遵循市场规则、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保障乘客的合法权益,在法制化轨道上健康有序发展。

“据我所知,很多人还是喜欢用打车软件叫车的,比较方便,效率也更高。可以这么说,当前出现的‘专车’服务新模式,对满足运输市场高品质、多样化、差异化需求具有积极作用。”杨传堂说,“专车”服务在驾驶员管理、服务质量评价等方面的先进管理手段,值得传统出租车行业学习借鉴。

新兴的快的打车、滴滴打车以及其一号专车、滴滴专车等新兴事物能有助于传统运营行业改革吗?

他透露,正在制定指导意见,促进网络约租车,也就是“专车”的规范发展,争取尽快出台。

3月7日,扬州市工商、交通部门发布消息称,该市对开展专车业务的“滴滴打车”进行联合行政指导,明确专车第三方运营平台须对专车服务车辆运营资质进行审查。